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teee.com

少妇欢乐多


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大屋里没有几个人了,大家应该都各自找地方休息去了,也许由于我是第一次参加的缘故吧,所以一直都很兴奋,虽然也有些累,但丝毫也没有睡意,好在‘玫’也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此时的大床上就只剩下了我和‘玫’两个人,显得空荡荡的。整间屋子里除了我俩,还有一对在窗台上激烈纠缠着的男女,从动作上看,他们似乎也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果然没过多久,就在一阵狂叫声中也结束了战斗,然后就相拥着出去了,也不知道是去洗澡还是干什么去了。月光穿过玻璃的屋顶,和着灯光洒在了我们俩赤条条的身体上,娇嫩的肌肤上泛起了一层白光,屋外还断断续续的传来高低起伏的呻吟声,我这才知道,原来还有人没有睡呢。我俩就这么静静的并排躺着,谁也没有说话,我的思绪也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方。过了一会儿,‘玫’开口了“你要不要去洗个澡啊。”“不去了,我有点儿懒得动换了。”“懒鬼。”‘玫’说着伸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那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乖,啊。”说完,在我的唇上深深的印了一个吻,就赤身裸体的走了出去。望着她赤裸的背影,我的思绪也随之翻涌了起来:我怎么会变成了现在这样,从一个正常的女人变成了一个同性恋,哦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双性恋才对。男人和女人,我到底更喜欢哪一个呢?似乎我喜欢男人更多一点,一想到这儿,我多少还有些欣慰,毕竟离开这儿以后,我还是要回去面对老公的,总不能一夜之间我就……毕竟老公还是很疼我的。可是‘玫’呢,我是真的爱她么?她又可曾真的爱我么?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如果说不是爱,那又到底是什么呢?可是‘玫’带给我的那种快感,却又是任何男人也无法给予我的,就为了那份能让我死亡般的快感,我又怎能割舍掉对‘玫’的那份依恋啊。认识‘玫’有十年了吧,从没有觉得她像现在这般的可爱过,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能令我为之心醉,有如初恋般甜蜜。可女人和女人之间能产生像对男人那样的感情么?又会持久么?这是爱情么?别人又会理解我们么?我们会为对方而放弃各自现有的家庭么?我老公怎么办呢?她的呢?这一切又怎么解释呢?正在我的思绪漫无目的的游离时,‘玫’回来了,还是赤裸着,身后还跟着两男三女,也没有一个是穿着衣服的。哦,真不知她是怎么找的他们?其中的一个男的我认得,是那个jack,就算我忘了他的容貌,也不会忘记他胯下的那根阳具啊,一看到他胯下的那根粗粗的东西,我的阴道就不由自主的蠕动了几下,仿佛那粗涨的感觉又回到了身上……剩下的那四个我全都不认得。几个人一起上了床,‘玫’给我一一做了介绍,另一个男的叫hansn,我扫了一眼他的跨下,软软的阳具垂在那儿,没什么特别的,似乎有点细,真不知道‘玫’怎么会把他找来。三个女的分别是lily,coco和angel。哦,我真怀疑coco那纤细的腰肢怎么能撑得起那么大的一对儿乳房,一晃一晃的,乳头也很大,黑黑的,一头碎碎的短发略有些发黄,应该是染的;lily和angel就没什么特别的了,都很白,身材也很匀称,全都是一头乌黑的长发。大家都很随便,一上了床就调笑着互相推搡。我趁他们没注意,在‘玫’耳边小声的说了句“那个hansn的怎么那么小啊?”“呵呵,色丫头,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谁知道她又在憋什么鬼主意呢?没过多久,大家就都进入了状态。我一把就抓住了jack的阳具,拿在手里。我记得刚才没有好好的摸过它,现在可不能放过了。他的阳具在我的手心里,软软的热热的,大半个龟头露在外面,阳具根部是浓密的阴毛,一直连到了肚脐上形成了一条细细的毛茸茸的黑线,很性感。另一只手托住了根部垂着的两个睾丸,全是粗糙的皱纹,握在手里,感觉就像只有一个似的。我轻轻将包着一小部分龟头的包皮撸下,完整的龟头露了出来,很光滑,肉棱处棱角分明,我手捏在阳具的根部左右摇晃了几下,随着我的摇晃也左右摆动着,我又转着圈摆了几下,它又随着转了起来,不时的抽打着他的肚皮,很好玩儿。这时,那个coco的手也伸了过来,抚摸着jack的身体,乳房紧贴着他的后背,‘玫’也加入了进来,骑着jack的一条腿剐蹭着。剩下的那三个人也纠缠在了一起,我无暇顾及他们,专心致志的玩弄着手里的阳具。Jack的一只手放到了我的一个乳房上,抚弄着,揉捏着。“我刚才的表现你还满意吗?”jack边揉着我的乳房边问到道。我没有回答,只是浅浅的对他笑了笑,算是回答了吧。“喜欢它吗?”这次,他看着自己的阳具问我。“哦,喜欢极了。我喜欢粗的。”“那你不想尝一下吗?”我还是没有回答他,却弯下了腰,低头将双唇凑到了他的阳具上,软软的,闻不到什么味道,舌尖轻舔了一下龟头,他‘哦’的缩了一下,我猛的一下子就把它整根的含进了口中,比捏在手心里的感觉还要热一些,套弄了几下,渐渐的有些胀大了起来,撑得我的嘴有点变形了,这次我没有像往常那样轻轻的允吸,而是嘬紧了两腮用力的吸着它,他的阳具真的是太粗了,如果含到根部,会有一种让自己不知道把舌头放到哪里的感觉,撑胀得满满的。Jack躺了下来,‘玫’面对着我跨在了他的头上,coco则挡在我俩中间与她面对面的坐着,坐在jack的胸腹部,用力的撅着臀部和‘玫’亲吻着,滋滋有声。我吞吐着jack阳具的同时,甚至不用抬眼就能看到coco的臀部,那么大的一对乳房却长了个这么小的臀部,真不知道她是怎么长的。哦,coco的肛门也是微张着的,程度比‘玫’的还要略大些,红红的。我不由的伸手摸了摸,好光滑的臀部。此时,jack的阳具已经完全硬挺了。我天生就是那种嘴形很小的女人,已无法全部吞下了,撑得我的嘴角有点欲撕裂的感觉,只能浅浅的吞吐着龟头,舌尖不断的刺激着龟头上娇嫩敏感的神经,双手紧紧的攥握着快速有力的上下翻飞,阳具跳动了几下从龟头上方渗出了几滴透明的液体。“哦,真的好粗啊,真硬。”我叫了出来。‘玫’翻身从jack的脸上下来,爬到了我这里,贪婪的盯住了那根粗硬的宝贝,流露出了急欲与我分食的眼神,我松开了嘴,手却没有舍得放开,仍在不停的套弄。‘玫’一口就将整根的阳具叼住了,摆动着头部吞吐起来。真没看出来,她的嘴居然可以张得这样开,怎么我以前没有注意到呢。Jack的脸上已经换上了coco,从我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jack双手托着coco的臀部,他的舌头伸了出来,顶进了她的阴道里,coco眯缝着双眼淫叫着,双手撑在jack的胸膛上抖动着身躯,两只大乳房在胸前跳跃摇摆着,还不时的相互碰撞一下,活脱脱的就像两只欢蹦乱跳的小兔子。我和‘玫’分别的从一左一右唇对唇的含住了jack的阳具,两个人四个唇紧紧的相扣着,没有一丝的缝隙。她上我也上,她下我也下,不停的套弄。每当我俩的嘴唇从阳具的根部一直向上,掠过龟头到达顶端的时候,我俩的嘴唇会很自然的在那里汇合,四目相视,互相亲吻一下,然后分开,再一起向下继续四唇紧扣住阳具,周而复始的重复着动作,配合异常的默契。就这样的配合了好久,我俩忽然的交换了一下眼神,相视一笑,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却都能明白各自的意图,开始了一个全新的动作,我俩同时的抬起了头来,双手向后撑在床上,向前挺起了下身,我的一只脚伸到了她的身下,她也是如此,用我俩的阴唇扣住了jack的阳具,继续的重复着刚才的动作,依然在龟头的顶端四唇相触,只不过将嘴唇换做了阴唇而已。阴唇摩擦着龟头的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语言具体的形容出来,舒爽的感受传遍全身,爱液不断的涌出。我俩湿润已久的阴唇都分别把各自的爱液涂抹在了那根粗硬无比的阳具上,整根的阳具湿亮亮的,青筋暴露,龟头上的马眼微张着,紧盯着我俩娇媚的阴唇。若不是这种姿势很累人,实在是坚持不了多久,我俩真的愿意就此姿势一直保持着,直到震撼着爆发的那一刻来临……‘玫’伸腿跨在了jack的身上,扒开了阴唇对准了直挺挺的阳具,缓缓的坐了下去,随着阴道将其连根的吞没,‘玫’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满足畅快的呻吟——哦——,随即上下套弄起来。我翻身倒骑在了jack的身上,撅起臀部顶着coco的阴毛,jack尖尖的下巴顶着我的阴部,坚硬的胡子茬刷在娇嫩异常的阴唇上,刺痛与骚痒共同刺激着我。啊……啊……我双手绕过‘玫’的身体,抓住她丰满的臀肉向两边掰开,尽力的伸长了右臂,将中指缓缓的送入了她的肛门里,附随着她上下的动作抽插着。我看着眼前的‘玫’上下摆动着的阴毛,和紧箍着jack阳具根部的保险套的边缘,紧紧的深陷了进去,不知道会不会被撑破呢?我扬起了下巴伸出舌头,舌尖舔弄着‘玫’膨胀了许久泛着青光的阴蒂,随着她的起伏而紧紧的跟随着,‘玫’硬硬的阴毛刺痒着我的上嘴唇。哦,上下两个唇都被坚硬的毛发不同程度的刺痛着,似乎阴唇上的感受更加强烈一些,莫名的快感侵袭着我。我轻扭着下体,将爱液涂抹在jack的下巴上,这时,coco的身体附了上来,那对大乳贴在我的背上,尖尖硬硬的乳头在我背上摩擦着,双手环绕过来,从后面抓住了我的乳房揉捏着,阴毛蹭着我的臀部,我一下瘫软了身体,趴跪在jack的身体上,整个阴部贴在了他脸上,都能感觉到他鼻尖顶住了阴道口,热热的气息吹了进去,痒得我更是难受,也许是妨碍了他的呼吸,jack左右晃动鼻子躲避着。哦。他这一动不要紧,下巴上那坚硬的胡子茬一下下的刺到了我的阴蒂上,弄得我一阵乱颤,大量的爱液不停的涌出,压得他更紧了。插在‘玫’肛门里的手指也忘记了抽动,只是被动的停留在她肛门中跟随着她而上下起伏着,我的下巴也轻咯在了jack下体浓密的阴毛上,就像我也长了胡子一般。‘玫’的身体继续不停的上下摇摆着,阴蒂不时的还在我的鼻尖上蹭一下,她阴道内分泌出的爱液的味道混合着保险套上的味道一起冲进了我的鼻腔,刺激着我。我已经无力承受这多方面的刺激了,全身瘫软的已不能控制自己,腿一软,无力的滚到了一边,还带着身后的coco和我一起滚了下来。我歉意的对coco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刚才实在是受不了了,浑身没劲。”Coco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也对我笑了一笑,一下压在了我的身上,那对大乳房也随之一起压了上来,压得我几欲喘不过气来,一双妖媚的小眼紧盯着我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呢,那双厚实的嘴唇紧贴了过来,堵在了我的嘴上,灵动的舌尖已经顶开了我的双唇,挑开了我的牙齿,搜寻着我的舌头。我本能的看了‘玫’一眼,她也看到了这一幕,鼓励的对我笑了笑,就继续晃动着她的双乳,阴部快速的吞吐着那根粗壮的阳具了。我下意识的挑起了舌尖,和coco的绞在了一起,就像一个第一次奉献出自己初吻的少女般的生涩。虽然得到了‘玫’的鼓励,可我是还有些不太习惯。毕竟和‘玫’相互之间很了解也很熟悉了,而这个面前的大乳女人,尽管她表现得比‘玫’还要更疯狂,更淫荡,我还是不太适应。本来我以为,经过了和‘玫’的那翻激动人心的疯狂之后,我已经彻底的放开了自己,却没想到直到此时此刻我才意识到,那份对同性的开放也就仅限于针对‘玫’一个人而已。渐渐的,我感觉到了这个coco真的是很会接吻的,她的舌尖忽快忽慢,时深时浅的在我口中挑逗着,时而滑过舌尖;时而轻舔齿根;时而紧嘬双唇;时而轻挑上膛;时而贴紧两腮;时而穿梭灵动;时而围追堵截;无论她的舌尖触碰到哪里,都几乎不做片刻的停留,就急着赶往了下一个目的地,弄得我是刚要悉心的沉迷于某一酥痒的迷醉,却又不得不随着她奔向了另一个钻心蚀骨的意境。从来也没有想到过,原来接吻也可以令人如此的销魂,如此的惊悸不已。渐渐的,我已经被她灵巧的舌尖深深的吸引了,浑然忘却了自己;忘却了面对的是一个女人。她那对豪放的双乳在我的双乳上晃动摇摆着,坚挺的乳尖轻抵着我。我所有的意识都远离了身体,只知道被动的随着她舌尖的牵引本能的动作着。我盘起了双腿,脚跟蹭着她丰满的臀部,扭动着下体,感受着阴毛与阴毛的摩挲。Coco的舌尖轻抵着我的耳垂儿,随着我耳部的轮廓起伏舔弄,不时的向耳朵眼儿里吹上一口热气儿,随着热气的灌入,我的半边身子也随之阵阵麻痹;舌尖滑过面颊掠过脖颈,舔弄着我的肩窝;被她紧压着的身体无法躲避这难耐的骚痒,只好乱扭着下身以释放出空洞中颤抖着的寂寞。那灵巧异常的舌尖不可避免的落在了我的双乳上,比在我舌尖上还要销魂蚀骨的感受一浪高过一浪的侵袭着我的乳头。欲爆裂般的感觉蔓延着整个乳房,从一个高峰上滑下,攀上了另一个高峰,稍做停留便又转回,制空权已完全被她占据,我只能在地面上任其宰割,束手就擒,全没了还手的余地。她那性感的双唇夹带着灵巧无比的舌尖像只高飞的大鸟般,不断的在高空中盘旋环绕,不时的落下,轻巧灵动的啄弄一下我的乳尖,就又再震翅高飞,引得我是既盼望着她的抚弄却又害怕那钻心的震撼。全身的骨头似乎都已脱节,寸寸断落,所有的力气都离我而去,连一个小指头都抬不起来了,像一个瘫痪的病人般躺在床上,四肢无力的瘫软着,唯一不同的就是浑身上下紧张痉挛着的肌肉还能不时的传来些许的震颤……乳房上一阵疼痛伴随着清脆的‘啪,啪’声让我渐渐的恢复了些意识,睁眼一看,哦,原来coco正左右晃动着身体,用她的那对大乳房抽打着我的乳房,我的乳房被抽打得左右摇摆着,带动着我的身体一起摇摆。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玫’也加入了近来,她的脸上红扑扑的还留有高潮后的余韵,一下就把嘴贴到了我的阴部,将阴蒂含在了她嘴里用力的嘬着,舌尖不时的扫弄一下,也分不清是两个还是三个手指插进了我阴道里,我只知道被塞得满满的,胀胀的。Jack这时也加入了,胯下的阳具软软的放到了我嘴边,我轻巧的将它含在了嘴里,一股浓浓的精液的味道,我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了,只知道要吸它,用力的吸它。一只手握住了阳具撸弄着,另一只则握着睾丸揉搓,没有多久就感觉到嘴里的阳具慢慢的变硬了,粗涨了起来,有些含不住了,我还是尽力的张大了嘴巴含着。当时我什么念头也没有,无论它插入阴道还是含在口中,就只是下意识的知道自己需要男人的阳具,那是一种极至的渴望。阴道里的水越流越多,我甚至都能觉出那根本就不是在流出,而是一大股一大股的向外喷出的。我从没有过像一些文章里说的那种射阴精的经历,但我想那也和我此时的感受差不多吧。那个Coco也趴到了我的下身,那灵巧无比的舌尖开始攻击起了我的肛门。就在她的舌尖刚一触及我肛门的那一刹那,一种抑制不住颤抖向全身袭来,胀大着的阴蒂随着我的脉搏一起跳动,又是一大股爱液涌了出来,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震颤着,一声声的尖叫从我的喉咙深处发出,浑身上下筛糠似的抖个不停……‘玫’把我的身体翻了过来,让我撅着跪在了床上,和coco一起继续舔舐着我的阴蒂和肛门。Jack则躺在我的身下,头枕着双臂,阳具正对着我的脸,我用膝盖和双肘支撑着全身,乳房贴在jack的腿上,几乎是把脸趴到了阳具上。我紧紧的攥握着那根粗硬无比的阳具,舌尖仔细的轻舔着,从龟头到睾丸,再从睾丸返回到龟头,看到了皮下清晰跳动着的细小的血管,我不停的亲吻揉搓,不断的舔舐浅含,隐隐的似有一种希望他在我口中射精的冲动。Coco和‘玫’仍然不遗余力的在那里爱抚着我的下体,阴道和肛门都被她们的手指占据了,阴蒂和阴唇也被她们吸允着,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份情欲已经被完全的调动了出来,丝毫没有了羞耻的感觉,惟一的念头就是要放纵自己的身体,发泄掉身体里积存的所有的能量与热情,只恨不得自己的身上能再多长出几个地方来好能容纳更多男人的阳具,那是一种近乎疯狂的淫荡………… ‘玫’的声音传来“hansn,你过来,这里需要你。”我没有回头去看,只是专心的舔弄着jack的阳具,在我快速的撸弄和舌尖的挑弄之下,眼前的这根青筋暴露的阳具已经喷射出了一小股透明的液体,jack口中的呻吟声也多了起来。那粗热跳动着的阳具在我的手中胀大着,红得发亮的龟头宛如一朵怒放的鲜花,而我的舌尖就好像那辛勤劳作的小蜜蜂一样不知疲倦的采着幸福的花蜜。这时,有人轻轻的扒开了我的肛门,一个热热的东西抵在了上面。我突然的就明白了‘玫’把那个hansn找来的目的了,不用看也知道顶住我肛门的一定就是他的阳具了。我迎合着用力向后撅起了臀部,等待着他的插入。虽然在这之前老公也曾进入过我的肛门,那还是在他强烈的要求之下,缘于爱,我违心的同意了,也就一两次而已,除了疼痛丝毫没有快感可言。可此时此刻,我的渴望却异常的强烈,似乎等待的就是这一刻的到来。慢慢的我感觉到,hansn的龟头在一点一点的进入,哦,胀痛的感觉撕裂着我,阴道里还停留着不知道是谁的手指。我的手也不自觉的攥紧了jack的阳具,仿佛要捏扁揉碎它。听到了我的叫声,‘玫’似乎了解了我的疼痛,一边安慰着我忍一忍,再忍一忍,过一会儿就会好的,还一边让hansn再轻一点,再慢一点。我长长的呼了几口气,肛门默默的承受着阳具的插入,阴道和阴蒂依然在被抚弄着。‘玫’的舌尖在我肛门的外沿部分轻骚着,随着那阵麻痒肛门里的疼痛似乎有所减轻,但依然在撑撕着。哦,哦,终于感觉到肛门里进来了好长的一截,缓缓的退出一些,再又进来,再退出,再多进来一截。速度逐渐的加快了,摩擦灼痛着我的直肠壁,直到hansn的小腹撞击我臀部的那一刻,似乎是什么东西被他的龟头轻轻的顶了一下,我不知道,但那强烈酥痒震颤的感觉一直到今天我都无法忘记。那是我第一次主动的接受肛门被阳具的插入。此时,我手中的阳具也似乎到了最终的极限,无法抑制的粗胀着,跳动着,龟头上的马眼略微有些张开,我加快了上下撸弄的速度,舌尖也不停的在龟头上乱扫。我感觉到一阵跳动,从下面的睾丸里传上来一股力量,掠过我的手指窜到龟头上,一股浓浓的白色的精液喷出,拉成了一道白线窜到了空中,落下,又是一股接一股的喷出。空气这弥漫着一股石灰的味道,就在他第一股精液射出的那一刻,我的舌尖离开了jack的龟头,没有让他流在我嘴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从jack的面部表情上看,他多少有些失望吧,管不了那么多了,肛门上撕裂的疼痛还在刺激着我,如果真的把它含在口中,弄不好我会因为疼痛而咬它一口呢。渐渐的,那种疼痛不再那么明显了,换之而来的是一种有别于阴道的快感传到了我的脊髓,我大腿上的肌肉都在哆嗦着,双脚绷直了,现在已经无力撅起我的臀部了,而是跪着趴在那里,手里依然攥着那根阳具,只不过它略有些软了,不再像刚才那般坚硬,手指缝里都是精液,粘粘的,滑腻腻的,还有些热度。阴道里的那几根手指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阴蒂被揉弄得有点火辣辣的,配合着肛门里抽动的阳具一起动作着,发出咕咕咕的声音,我下半身的肌肉已经不再是颤抖的感觉了,而是在不停的抽筋,大脚趾努力向后勾勾着,只是本能的动作着,似乎乳房里有一股热浪在翻涌,乳头也前所未有的膨胀硬挺着。我大声的叫了一声‘玫’,根本就顾不上那些规矩了,只知道此时此刻我好需要她,真的好需要……‘玫’来到了我的身边,我一把就将她搂了过来,将舌头伸进了她嘴里,疯狂的绞动着,吸允着她的舌尖,她的嘴唇,她的口水,她的气息,她一切的一切……哦,那翻滚的岩浆终于不可抑制的爆发了,在那刺眼的光芒和火红的烈焰中,在那灼热的温度和剧烈的运动中,我的身躯已被熔化,全部的熔化了,化作了一缕清烟,缓缓的飘散在空中,逐渐的远去,远去……我无力的瘫软在床上,还保持着撅着的姿势,能感觉到我此时的肛门口一定也再向外翻开着,因为会有不时从空调中吹出的冷风刺激着那里,火辣辣的又带些丝丝的凉意,刚刚分泌出的爱液已经全都糊在了我的阴部上。那些人已经又相互动作起来了,我连回头看他们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听着他们淫荡的叫嚷声。只有‘玫’还在身旁抱着我,头发厮摩着我的面庞,呼出的气息轻轻的打在我的脖颈上,痒痒的。我不禁伸出了一只手,将她揽在怀里,感受着她光滑柔嫩的肌肤,好半天谁都没有说一句话,就这么静静的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仔细的回味着。‘玫’也陪着我一起。好难得的一份宁静。“感觉好么?”‘玫’在我耳畔轻声的问道。“恩。”我把她搂得更紧了。“你刚才的叫声好淫荡啊,你知道么?”‘玫’也加大了搂我的力度。“哦,是么,我都不记得了?”说着话,我翻身骑在了她身上。两个人就这么紧紧的贴在一起,磨蹭着对方的身体,在耳畔说着悄悄话。渐渐的,我感觉到身下的躯体有了些变化,她不时的轻轻扭动几下,还发出‘恩,恩’的娇喘声,呼吸也有些急促了,抱着我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摩挲着我的背脊。“死丫头,你又想了?”我问。“恩,抱紧我,再紧一些。哦,好舒服。”我俩的唇又碰在了一起,舌与舌也绞在了一起。我这才发现,‘玫’的娇喘声比什么灵丹妙药都管用,比任何的刺激都更能令我兴奋,我的情欲也被她连连不断的娇喘声撩拨了起来。就这么和‘玫’激情的相拥着,相吻着。浑然忘却了旁边还有别人的存在,仿佛这世界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仿佛我们的身体就只属于对方一个人,那娇艳的玫瑰也只为对方而盛开着,盈盈欲滴……四唇相触,四乳相抵,四臂相纠,四腿相缠……没有什么能比此时此刻更令我销魂蚀骨的了,仿佛之前所有的高潮都是为了此刻而做的铺垫,那一次次的颤栗都更激发了我们去追寻下一次的决心;仿佛自从我降生的那一秒起,等待的就是此时的这一刻。那绝不仅仅只是肉体的交合,而是心与心的交融,魂与魂的碰撞…… 我们互吻着乳房,互允着脚趾,互舔着阴部,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自然,荡人心魄。‘玫’的乳头在我的口中挺立;阴唇在我舌尖的撩拨下充血盈胀;阴蒂在我的允吸中突显着探出头来;香甜的爱液滋润着我的双唇,我的舌尖;雪白的双腿肌肉时而绷紧,时而放松;那十颗如葱白般的脚趾不时的分开,并紧;暗红色的肛门阵阵收缩,宛如在狂风中绽放的花朵;微微开合的着阴唇和不断收缩着的肛门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在画中,一大一小两支娇艳欲滴的玫瑰迎风颤抖着,美丽的花瓣上洒满了晶莹的晨露,仿佛在向你诉说着什么,在等着你的采摘……这世上,又有哪一幅画能比得上我眼前的这幅更动人呢?有么?真的会有么?我不尽自问……我的那两朵玫瑰也同样的在‘玫’的眼前绽放着,没有语言的交流我也能感受到她的心思,那一定是和我一样的感受,不会有丝毫的偏差,不会有………………我只恨自己没有生就男儿身,不能贯穿她那饥渴潮湿的隧道,不能挑起她那娇弱的身躯。此时的‘玫’也一定和我有着同样的感受,乞盼着坚硬的穿透。此刻的我们,根本不用语言的交流就能了解彼此的心声,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默契。哦,这是一种多么愉悦的感受啊!有谁能懂?有谁?我们手牵着手,赤身裸体的走出了那间淫糜的屋子,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这是一个稍大些的浴室,有一个三角形的浴缸。这一路上,我俩的身体没有片刻的分离,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秒钟,哪怕只有一个小小的手指头。是那么的缠绵悱恻,如胶似漆。就在‘玫’向浴缸里放水的那会儿,我俩还坐在浴缸沿儿上亲吻着,抚摩着。她的舌是那么的诱人,她的唾液是那么的香甜,她的双乳是那么的勾魂,她的腰肢是那么的纤细柔滑,她的娇喘声是那么的令我心醉,她的……她的……哦。我的‘玫’!你可曾知道?我是多么的为你而动情!哦,我的‘玫’。‘玫’!谁说同性之间不会有爱?!谁说我们不能相爱?!谁说的……热水浸泡着我们疲惫的身体,水下暗涌的波浪拍打着周身每一根神经……就在这一刻,我们也没有分开,依然紧搂着对方,用舌尖诉说着浓浓的爱意,所有的语言都化在了这深深的一吻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teee.com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wteee.com


友情链接

百度一下     搜狗搜索